代生孩子医院

雷军没有首富的命
来源:http://www.zphbz.com  日期:2020-08-11


雷军没有首富的命



文丨黄芳华

出品丨牛刀财经(niudaocaijing)

雷军离中国首富最近的一次,是小米上市前。

在上市前,很多人对雷军冲击中国新首富抱有极大的期望。经过测算,雷军成为中国新首富似乎并不难,以其在小米较高的持股比例,只要小米的市值能超过1500亿,美元。

但在小米上市已经两年后的今天来看,差的还远。





雷军没有首富的命







“苦命”的雷军

如果勤能致富,那中国互联网确实欠雷军一次首富。在中国互联网混迹了超过30年的雷军,劳模一般存在的雷军,似乎应该至少有两次机会。

一次是金山,一次是小米,这两个都是在其鼎盛时期中国最顶尖的互联网企业和产品。

雷军被称为互联网界的劳模。从大学时代到金山工作,甚至到此后创办小米,雷军都保持着高强度的工作节奏。

雷军22岁到金山,27岁时就当上了金山的总经理,一直到金山2007年上市后雷军离开。在金山工作的十六年,雷军可以说是像机器般运转,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
如果说金山、小米在整个发展过程中做错了什么,雷军做错了什么?那一定不是因为雷军的懈怠。

只是勤奋当不了中国首富,雷军命苦。

后起之秀的速度太快,新一代的互联网富豪正在快速崛起,让雷军根本跟不上。

拼多多股价的不断暴涨,让创始人黄峥的个人财富在7月初的时候,一度超过马云成为中国第二富豪。

此后,黄峥捐出个人股份,成立慈善基金以及分给合伙人等,个人财富排名下降。

另外一个是,比小米上市晚了一个月的美团,自2019年以来股价持续上涨,已经突破1.3万亿港元,是当初的三倍。

2019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王兴以519亿元排在38位,低于第25位雷军的615亿元。但是按照当前美团的股价的翻升,王兴也可能已经超过雷军。

反而是小米,上市之前作为港股首支同股不同权企业,估值被看好一度市场认为可能超过2000亿美元。但现实是,自从上市后就不断下跌的股价,目前市值为3600多亿港元,股价为15港元每股,比此前的腰斩价要回升不少,但是依然低于发行价16港元每股。

不可忽视的是,新一代的互联网富豪已经崛起,雷军的差距已经不只是“二马”和丁磊等二代。

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很多年轻的互联网人可能不知道的是,雷军在中国互联网的地位,甚至不能简单地和马化腾、马云、李彦宏做对比。

雷军其实更古典一些,甚至是PC互联网更早一个时代的人。

雷军应该是和求伯君王志东、鲍岳桥、简晶、周志农、吴晓军、王峻涛、王江民等是一代人,如果大家对江民杀毒、北大中文窗口系统等还有印象的话,就知道雷军当年在中文互联网世界的地位。

他们都属于中国第一代程序员。在马化腾还在找不清方向的时候,雷军已经是功成名就,年纪轻轻就做了金山的总经理。

而同时,雷军又是第一代程序员里混的最好的。一大批中国第一代程序员隐退或者做起了投资,但雷军二次创业才有了后来的小米。











跟着自己的兄弟,手里的股票什么时候能变现?

无论是金山,还是小米,雷军一直以来都需要给众人的一个交代,一个回答——跟着自己的这帮兄弟,手里的股票什么时候能变现?

雷军曾经被问到,自己怎么看“后辈们的搜索、游戏都做起来了”。雷军则直率地说到,焦虑甚至嫉妒都有过。“有金山同事看百度上市很激动,和我聊了几个小时,我只说了一句话,我说你这么羡慕,李彦宏会分你一分钱吗,那好,该回家该干嘛干嘛,把自己的地种好”。

金山的上市就是一波三折,从A股、纳斯达克到最终的港交所,金山软件冲击上市第5次后,才终于功德圆满,金山的一批程序员实现暴富,算是交了答卷。

但即使如此,金山软件当时的市值只有52亿港元,与两年前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百度市值52亿美元相差甚远,而且百度上市还创造了一天暴涨364%的奇迹。

雷军在金山软件上市后的第二个月就离开。

雷军沉沦了一段时间,做起了个人投资,就像是老一代的第一代程序员。直到2011年成立小米,雷军才重新“走了出来”。

勤奋成不了首富,这个道理,在金山上市后,雷军刻骨铭心地体会到。在金山,雷军把自己太多的能量,发挥在金钱转换率低下的领域。辛辛苦苦做的东西,换不来同等的价格。

顺势而为,才能最大化自己的能量。等做小米的时候,雷军的思维变了。2011年,顺为资本成立,取义“顺势而为”。

雷军自己反思,“太多地讲勤奋,误导了很多人”,奋反而成了自己的枷锁。

以至于,雷军后来的风口论,被认为是投机倒把。

顺势而为,小米成为港交所首支同股不同权的股票,金山云乘上了科创板的风。

但即使这样,小米上市后也并不是一帆风顺。与雷军个人财富一致的是,小米的市值在上市两年的时间里,成为资本市场的笑话。

很多人冲着雷军的至少翻倍冲进了场,结果变成了年轻人的第一支腰斩股票。资本市场对小米的信心低落甚至延伸到了产品上,原先的用户对小米的表现开始表现出不满,耍猴式营销,”没钱买小米“的梗,小米开始变味。

对应到小米公司内部的是,上市之后,小米的元老级人物也陆续离开,周光平、黄江吉、黎万强陆续离开,刘德、王川退居二线。

如果说是为了团队年轻化,但是冲在智能手机业务一线的,是雷军新组的“复仇者联盟”。

在当下的互联网巨头阵营中,企业上市高管离开几乎都存在,但是像小米这样的短时间内大幅度的变动,确实少见。

一个企业的组织流动性过高,总是会让人感到像是忒休斯之船。同样对于小米的高管团队,最初的创始团队陆续更新调整后,小米还是原来的小米吗?

戏剧的是,雷军一顿操作猛如虎,在离开金山后,如今金山旗下公司分拆上市,金山云、金山办公、金山软件等(不含西山居)市值加起来共计约2700亿元,接近小米集团的3200亿元。

在市值上,金山已经不是以前的金山了,小米又还有多大的空间?

回顾雷军的互联网生涯,资历、经验、人脉、视野、格局、勤奋、聪明,雷军一样都不缺,而且是顶级的那种。

那么问题来了,雷军到底,错过了什么?

- END -

编务日常 | 加微信:v1983946025v

联系主编 | 加微信:18601293448

牛刀财经投稿邮箱:931394256@qq.com

雷军没有首富的命



雷军没有首富的命



雷军没有首富的命

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牛刀财经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标签: